筆趣閣 > 火影之穿越萬界 > 第五五二章 強者的世界里,永遠沒有弱者的席位

  
      “既然砂隱村不參與,那本座想問問,在川之國背后攛掇的又是誰呢?”
  
      風之國,砂隱村,風影大樓會客室之中。
  
      當自來也毫不掩飾地將川之國的事情點明之后,整個會議室之中變得鴉雀無聲,針落可聞。
  
      千代等人急促的呼吸聲越來越大。
  
      他知道了!
  
      知道川之國襲擾火之國的邊境的背后,是他們砂隱的手筆。
  
      一時間,千代和羅砂臉色蒼白,冷汗直流。
  
      二人這般模樣,自來也哪里還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呢?
  
      之前不過只是試探罷了,沒曾想還真是,且在自己面前得到了證實。
  
      假若羅砂等人不露分毫,恐怕自來也還真的無法將他們怎么樣!
  
      然而現在這個樣子,很明顯了,事實擺在眼前。
  
      只見自來也眼眸微瞇,望著臉色蒼白的千代,沉聲道:“雖然木葉與砂隱之間在多年以前曾有恩怨,但是成王敗寇,你們砂隱輸了,就該接受應有的下場。
  
      況且,而這些年木葉不曾虧待過砂隱,包括之前封鎖火之國邊境之前,都讓你們將大批的物資帶回國內,短時間內不會造成風之國物資缺乏。
  
      你們根本不需要卷入其中!只需要靜靜地過了這段時間,一切都將有所好轉。
  
      只可惜,人心啊,總是不滿足,欲.壑難填,人心不足蛇吞象。
  
      在雷土兩國再次挑起戰爭時,我對你們還曾抱有一絲的幻想,哪怕你們只是袖手旁觀,我都不會有什么想法。
  
      畢竟,這是人之常情。
  
      將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的想法我可以理解。”
  
      就在這時,不等他說完,羅砂和千代已經準備先下手為強了,因為他們很清楚,如果對方動手了,就意味著他們失去了所有的機會。
  
      自來也身影突然一閃,瞬間出現在羅砂面前,緊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捏住羅砂的脖子,將他提起來。
  
      隨后,伸出另一只手,對準千代,冷聲道:“神羅天征!”
  
      “轟!”
  
      強大的斥力剎那間爆發,千代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被撞到在遠處的墻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雖然沒死,但氣息極度萎靡。
  
      靜,安靜。
  
      被自來也捏住脖子的羅砂用力掙扎,希望能夠將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掙開。
  
      可惜,不管他如何用力,這只手就像被鋼鐵澆筑而成的一樣,不動分毫。
  
      冷冷地看了千代一眼,自來也將目光落在羅砂漲紅的臉上,說道:“我一直以為你不是一個合格的風影,哪怕是千代或者海老藏都比你合適。
  
      但從來沒想到你會這么愚蠢,在木葉未與雷土兩國分出勝負之前,就敢插手進來。
  
      不得不說,你的愚蠢刷新了我對蠢貨的認知。”
  
      “咳咳,自,自來也,你,你雖然強大,但是你也太獨了,木葉想要稱霸整個忍界的心,早就人盡皆知!”
  
      羅砂費力地說著,臉上的憤怒幾乎快要將他整個人吞噬。
  
      見狀,自來也用力一甩,瞬間,羅砂就像是被當成垃圾一樣隨意丟在地上。
  
      “弱者就要走弱者的覺悟,我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給你的底氣,敢在我面前這般說話!”
  
      自來也隨意瞥了一眼千代,眼眸之中有些復雜,在原著之中,千代算是一個討喜的角色。
  
      特別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施展不尸轉生的禁術,救活了被曉組織抽了一尾守鶴的我愛羅時,那個時候的她真的是光芒萬丈。
  
      彼之英雄,吾之仇寇。
  
      估計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從三代風影死去之后,砂隱村風雨飄搖,再也不是那個五大國之中強悍的砂隱村了。
  
      在夾縫中求生存的他們,早就不可自拔了。
  
      千代見自來也神色復雜,心里也是有些后悔,她很清楚,眼前這個男人,身上究竟擁有著怎樣的力量。
  
      哪怕是他們引以為傲的人柱力,被當做戰爭兵器的存在,在這個男人面前,也不過是玩物罷了。
  
      “咳咳!”
  
      千代輕咳幾聲,氣息萎靡道:“自來也,你說得對,成王敗寇,沒什么好說的,今日你自來也既然來到了這里,我想你已經有自己的打算了!”
  
      說到這兒,千代臉上露出了絕望而又釋然的表情,她目光死死看著自來也,虛弱無比道:“自來也,你木葉強者輩出,每一代都有人杰忍雄,但是我們砂隱村呢?
  
      我們什么都沒有,沒有優秀的下一代,周圍盡是大國的威脅,火之國,雷之國,土之國誰不比我們強大?
  
      再找不到出路,我們砂隱村的未來會變成什么樣,你難道不清楚嗎?”
  
      聽著千代這般說,自來也沉聲道:“你也算是如今忍界的老人了,自古以來,成王敗寇的事例多不勝數。多少個國家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多少個家族就此銷聲匿跡?
  
      但是,千代前輩,這些似乎都不能作為你砂隱村與我木葉敵對的理由。”
  
      說到此處,自來也沉默片刻,眼神之中的寒光暴動,身上的氣息也是驟然變強,目光灼灼地望向千代,冷聲道:“另外,弱小就要收斂,落后就要挨打。
  
      在強者的世界里,永遠沒有弱者的席位。”
  
      話音落下,千代十指掐緊,表情非常不甘心,就連一旁仍然倒在地上的羅砂也是面帶憎恨道:“哼,今天你木葉欺凌我砂隱村,總有一天,你木葉也會被別人欺凌。”
  
      “唰!”
  
      可惜,他話還沒說完,就被自來也一腳踢中腰部,“轟”地一聲,砸進了對面的墻上。
  
      “那就不勞你費心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木葉就此而毀滅,那也只能怪后人實力不濟,和該如此!”
  
      自來也一邊說著,手上突然出現凝結成一把鋒利無比的查克拉長刀,高高舉起的右手,瞬間快速落下,看樣子準備結束羅砂的性命。
  
      然而,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自來也手上的查克拉刀快要掃過羅砂的脖子時,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
  
      低頭仔細望去,身上竟然被上百根查克拉絲線緊緊纏繞在一起,不得動彈。
  
      緊接著,房間的大門和窗戶轟然被人破壞,十幾個砂隱精英齊刷刷地跳了進來,為首的赫然是千代的孫子赤砂之蝎。
  
      “赤秘技·百機操演!”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