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醫高手在都市 > 第3889章:不進人阿膠市場
第二天大早,葉晨在公寓吃完早餐,然后開車往中藥廠總部過去。
  
  現在中藥廠總部還在這里,但是,中藥廠分廠在全國卻是有很多。葉晨開車進到里面,先給凌蝶打電話。
  
  凌蝶剛剛到總裁辦公室。
  
  葉晨來到總裁辦公室樓上,在門口外敲門,女秘書小莉開的門。
  
  “葉醫生,你來了。”
  
  在葉晨進到里面,果然看到凌蝶在那。
  
  凌蝶看起來還是和之前沒有什么區別,不過,那臉上的氣勢看起來又不一樣。
  
  現在中藥廠市值早已過千億,幾十萬的工人替中藥廠生產那些中藥。
  
  而這些中藥市場分布國內外。
  
  葉晨坐下來,女秘書小莉給葉晨倒了一杯茶后,凌蝶才抬頭看他一眼問道:“什么時候回來了?”
  
  葉晨說去什么古武界,古武界在哪,凌蝶自然還不知道,還以為是在什么深山野林,像武當山那些地方。
  
  “前幾天剛剛回來,公司有什么問題嗎?”
  
  “公司沒有什么問題。”
  
  現在中藥廠除了像祛濕藥油,祛濕藥膏,止血藥粉這些外,還有其他許多的秘方,葉晨都逐一拿出來給中藥廠生產。
  
  所以,中藥廠這里生產的中成藥品類是越來越多的,這種情況下,許多中成藥可能都會成為家庭必備的用品。
  
  “安宮牛黃丸,我們中藥廠已經生產出來了,市場反應還是很不錯。”
  
  當初,葉晨就有安宮牛黃丸的藥方。
  
  和其他秘方相似,但是又有些不一樣。
  
  而現在市場上普通安宮牛黃丸的價格在于一千多,或者幾百塊的。
  
  至于**那邊的價格可能又不一樣,幾千塊也有。
  
  至于更貴的,幾萬塊那種,純屬是因為使用的藥物成分里面包括了犀牛角。
  
  但是,現在全世界的犀牛都很少了,自然不可能再用什么犀牛角粉了,而是用水牛角粉來代替。
  
  這價錢肯定又不一樣。
  
  其實,在葉晨看來,許多珍稀藥品來源,像老虎那些,根本就不用,而是用一些代替的藥品來用。
  
  這些年,葉晨一直提倡禁止用穿山甲,他的中醫院全部都不用,而是用其他藥物來代替穿山甲。
  
  自然也就是可以挽救這些都快要因為被吃掉或者藥用的穿山甲了。
  
  “賣多少錢?”
  
  “五十塊一個,一百塊一盒。”
  
  其實,這是出貨價。
  
  至于其他代理商賣的價格可能會高出一些。
  
  像中藥廠的直營店,都是賣一百塊一盒。
  
  一百塊錢一盒,其實是比較便宜了。
  
  而且,安宮牛黃丸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以前,因為太貴了,許多普通人都消費不起,但是,現在不一樣。
  
  特別是現在的物價,一百塊,根本買不了多少東西。
  
  “你決定吧。”
  
  其實,這一百塊還是利潤很高。
  
  最主要還是看藥效。
  
  按照現在凌蝶的想法,她還是進軍阿膠市場。
  
  因為最近幾年阿膠越來越貴。
  
  “我想進入阿膠市場。”凌蝶市場。
  
  阿膠市場基本上被幾家公司壟斷,價格都是在上千塊一盒。
  
  不過,凌蝶的想法是準備收購山東一家小的阿膠市場,然后通過那家阿膠市場來發展。
  
  阿膠,葉晨自然很熟悉。
  
  不過,葉晨倒是不贊成。
  
  “我不贊成。”
  
  葉晨說道。
  
  “為什么?”
  
  這阿膠市場在婦女老人方面,消費來說還是很高的。
  
  “這東西沒有想象中那么有效。”
  
  葉晨覺得中藥廠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其實,也不能純屬為了賺錢。
  
  當初,他就是看到太多這些藥物價格越來越貴,他又有藥方的情況下,才特意成立了這一家中藥廠。
  
  如果現在凌蝶想那樣說,那就是和他當初的想法相違了。
  
  當然,這些年,中藥廠以慈善的名譽,實實在在做了許多好事,也為許多患者減輕了不少在藥物方面的負擔。
  
  凌蝶聽到葉晨說的,突然有點蒙了。
  
  這阿膠很出名。
  
  特別是山東那阿膠,在清朝時期還是貢品,皇帝才用的藥品。
  
  現在葉晨居然說沒有想象中那么有效,也就是說很可能就是一些廣告效果而已。
  
  “還是專心做大做強我們這個中藥廠的秘方就行。”
  
  其實,現在葉晨并不差錢,他沒有必要讓凌蝶去做那些。
  
  凌蝶已經明白。
  
  這件事幸好提前和葉晨說,如果自己提前收購了那家阿膠公司,那么到時再像賣掉,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其實,中藥廠的市場很龐大,現在國內外加起來,可能都有上萬億的市場。
  
  如果再發展得更好,讓更多人相信中醫和中醫藥,那么這個市場會是更大。
  
  葉晨和凌蝶在這聊了一個多小時,他也就從里面出來。
  
  原來凌蝶準備花幾個億收購那家阿膠公司,現在自然是放棄了,給公司多個部門領導打電話,讓他們過來會議室開會,商量的就是關于這件事。
  
  葉晨沒有再留下來,而是去見見李飛義和包玉堂。
  
  在往保安部那邊過去,沒有見到李飛義,得知他已經出差了,那應該是看分廠安保的情況了。
  
  包玉堂還在這里。
  
  和包玉堂往他家回去,進到他家的時候,發現他兒子看起來已經很大個了。
  
  這都快要送去幼兒園了。
  
  “葉醫生,好久不見啊!”陳雨說道。
  
  “嫂子,好久不見。”
  
  進到里面,看到包玉堂的父母也在這里。
  
  因為快到午飯時間,陳雨就先去做午飯。
  
  在陳雨做好午飯后,葉晨本來還想和凌蝶一起去吃午飯的,現在只能在這吃。
  
  吃完后,葉晨再去李飛義那邊。
  
  李飛義沒有在這,不過,他老婆朱月,還有李援朝夫婦都在。
  
  李援朝和何金花看到葉晨過來,這夫婦倆很高興,一直問葉晨是否吃午飯了,葉晨只能說和凌蝶吃過了。
  
  “嫂子,最近沒什么事吧?”
  
  “沒有。”
  
  朱月在中藥廠的總部這里的幼兒園做老師,平常確實沒有什么事。
  
  除了李飛義可能偶爾抽出時間到分廠外,其他時候,一家人都是團聚的。
  
  現在女兒也很大了,幼兒園都快要讀完,準備讀小學。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