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 194 我向來待人以誠
王后居然被擄走了?
  
  被施法者?
  
  嗯……羅蘭一瞬間就腦補了很多**劇情。也不怪他這么胡思亂想,按正常的情理來猜想,王后怎么說也是貌美如花的類型吧。
  
  公主羅蘭昨天見過了,確實長得很漂亮,那么王后漂亮也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一個施法者把王后抓走了,不是殺害,而是擄走,不就是王后有被抓走的價值嘛。
  
  美色也是其中一個價值。
  
  所以羅蘭的胡亂思想是很合理,很正常的,符合壯年男子正常的邏輯思維觀。
  
  對面的士兵見羅蘭這幅模樣,輕笑道:“你似乎很驚訝?”
  
  羅蘭反問:“難道你們不驚訝?”
  
  “確實不太驚訝。”這士兵無奈地搖搖頭:“畢竟這是國王的第三任王后了。”
  
  哦?
  
  羅蘭更驚訝了:“已經有三個王后被擄走過了?”
  
  這霍萊汶王室太差勁了吧,居然有三個王后被擄走了,從守衛森嚴的王宮中一次次擄走,不吃教訓的?
  
  士兵俏麗的臉孔上露出一絲笑意:“誰跟你說有三位王后被擄走了!前兩任王后一位死于敵國暗殺,一位死于意外,這第三任王后下場估計也是不太好的。”
  
  “看來霍萊汶王后這個職業,相當危險啊。”羅蘭忍不住吐槽了句。
  
  俏士兵點點頭:“確實,聽說每任國王,都會換兩三次王后,不是死于暗殺就是意外,據說是某種特殊的詛咒,不知真假。”
  
  “每任國王?”羅蘭有些砸舌。
  
  俏士兵點點頭。
  
  羅蘭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伊芙兒公主的母親,是哪一位王后?”
  
  “你認識伊芙兒?”俏士兵有些驚訝。
  
  “問問而已。”
  
  羅蘭沒有說昨天自己還和伊芙兒公主談笑風聲,因為說給陌生人聽,有吹牛皮的嫌疑。
  
  俏士兵大大的眼睛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羅蘭,微笑道:“伊芙兒公主是現任國王第一任王后的女兒。”
  
  哦……羅蘭點點頭。
  
  周圍的行人在城門那里進進出出,很多人打量著羅蘭和這位俏士兵,然后又緩緩離開。
  
  俏士兵側了側腦袋,示意道:“估計小巴德過來也需要一段時間,要不你到我們的休息間里坐坐?”
  
  羅蘭想了想,應道:“行,麻煩你了。”
  
  兩人站在路邊,被人盯來盯去,總是不太舒服的。
  
  俏士兵說道:“你太客氣了。”
  
  然后他帶著羅蘭來到城門的過道中,往旁邊一走,推開一道暗門。
  
  里面有個小房間,不大,大約也就十五平方米左右,有兩張單人床,還有三個士兵圍著中間的圓桌子吹著牛皮。
  
  他們見到俏士兵進來,嚇得立刻站了起來,齊齊叫了聲:“安蒂斯城衛官!”
  
  俏士兵對著他們點點頭,然后溫和地說道:“出去吧,我要征用這地方招待一下這位魔法師閣下。你們在外面如果見到小巴德過來,就把他也這里來。”
  
  幾名士兵爭先恐后地跑出了這間房子。
  
  “他們似乎很怕你!”羅蘭找了個椅子坐下:“原來你叫安蒂斯!”
  
  安蒂斯一直盯著羅蘭的臉,見他似乎沒有什么反應,便也坐了下來,笑道:“你似乎不清楚我這姓代表的意義!”
  
  羅蘭聳聳肩:“沒辦法,我孤陋寡聞。”
  
  安蒂絲笑笑,如同妙齡女子一般地清甜笑容:“你應該是黃金之子吧。”
  
  羅蘭點點頭,然后反問道:“你看得出來?”
  
  “我見過幾位黃金之子。”安蒂絲緩緩說道:“雖然性格和作風不太相同,但骨子里的氣質是一樣的。”
  
  說到黃金之子,安蒂斯的表情有些郁悶:“關于黃金之子,我有些話想問你。”
  
  羅蘭做了個‘請’的手勢。
  
  隨后安蒂斯緩緩述說起來。
  
  大概是兩個多月前,王城里來了幾名黃金之子,不死不滅。
  
  這事稀奇啊,幾乎所有的貴族都感興趣,邀請他們上門作客的貴族是一茬接一茬,喝酒喝得大家都有點上頭之后,就有人心懷惡意地表示,想看看黃金之子怎么個不死不滅法。
  
  黃金之子們似乎沒有感覺到惡意,也沒有推托,只是說他們每死亡一次,就會損失什么鬼玩意的經驗值,如果表演一次能給三枚金幣,他們就干。
  
  每個人三枚金幣而已,主人家當場就出了,全當賞給耍猴的樂呵。
  
  拿到金幣的黃金之子們確實很有誠信,二話不說,扒開衣服,一劍直插自己心窩子,血飆三丈多高,當場去世,嚇得一票名婦貴媛們是尖叫連連。
  
  男性貴族們的臉色也不太好看,這些沒有上過戰場,只會背后出陰招的娘炮們,那曾見過這么血腥的場景。
  
  然后黃金之子又赤身果體從生命神殿那邊跑過來。
  
  他們回來后,還能‘取回’自己的尸體,非常神奇。
  
  這事在王城引起了轟動,邀請他們去表演的貴族一家接一家。
  
  結果短短兩個多月內,這幾名黃金之子光靠表演自殺,每人就賺到了百多枚金幣。
  
  賺錢速度,讓許多中小型貴族世家汗顏。
  
  然后某天,安蒂斯家也邀請了他們。
  
  結果這幫黃金之子一見到他,就大叫什么‘女裝大佬萬歲’,‘男娘好可愛’,‘我好興奮啊’之類的污言穢語,當時參加宴會的人極多,許多男性貴族礙于他的身份面無表情,但眼中全是笑意。而貴婦們個個都是用羽扇捂嘴輕笑連連。
  
  安蒂斯氣得當場撥劍把這幾個黃金之子全砍了。
  
  這幫黃金之子根本沒有反抗,被砍的一瞬間神態甚至都還是一種‘我這世圓滿了’的變態表情,簡直讓人無法理解。
  
  而復活后的黃金之子,連自己的尸體也不要了,歡呼著,裸奔著離開了王城,城門軍看得傻了,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怪叫著跑離了王城。
  
  現在安蒂斯想想,那幫黃金之子們應該沒有什么惡意,他們的眼睛中只有興奮和快樂,沒有其它陰霾的負面情感。
  
  羅蘭聽完后,只得撫額。這幫沙雕玩家,雖然做事丟臉,但還挺會賺錢的,賺完錢居然還用這種歪門邪道的方法跑路了。
  
  “你們的眼神都很相似。”安蒂斯緩緩說道:“看誰都像是在看著走動金幣的表情。”
  
  羅蘭一愣:“我也是?”
  
  “差不多。”
  
  羅蘭對這個評價有些無法接受。他覺得自己向來待人以誠,怎么會落下這么個第一印象。
  
  他正想反駁一下,但房門卻被推開了。
  
  滿臉歡喜之色的小巴德走了進來。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