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妻命難為 > 第六十五章 選擇

  從青顏所在的院子出來,沈夢知就明顯的察覺到靜女沉默了許多,她以為這沉默的原因是青顏,也樂得靜女沉默。
  出于私心,她并不希望靜女喜歡青顏,不管是哪一種喜歡。
  青顏那副皮囊就足以將人迷得暈頭轉向,何況火眼金睛,能將人看透,說話時候也高深莫測,真真假假的混在一塊兒,很難辨別他的用心,像靜女那樣單純的,莫說是被青顏耍得團團轉,就算被青顏賣了還會幫著青顏數錢。
  離遠點也好,沈夢知心想,隔得越遠越好。
  但第二天早上,沈夢知就頭疼的發現,她錯了,讓靜女的不高興的對象,不是青顏,而是沈君知。
  她就不明白了,靜女對沈君知,那是源自內心的尊重和維護,這么多年以來,有什么事情來了,二話不說就要護著沈君知,不過過了一個晚上,她讓給沈君知送東西過去,靜女竟然猶豫了。說不去是不敢的,但也磨磨蹭蹭好久才過去。
  昨夜她出去客房,和李嬤嬤在院子里也就站了片刻的功夫,也就幾句話的時間,青顏那張破嘴,到底又說了什么挑撥離間的話?
  “呦!沈姑娘想什么想得這么出神?”
  揶揄的聲音傳入耳中,沈夢知淡然的將自己游離在外的思緒拉回。
  她看著拾級而上的青顏,眉眼不動,正了正懶懶倚靠在窗框上的身子。
  青顏依舊是沒心沒肺的樣子,笑得那么粲然,仿佛又有了什么天大的喜事兒。
  沈夢知隱約猜到青顏在高興什么,靜女剛出去不久,兩人八成是撞上了。
  要說青顏的肚量,她不敢恭維。卻也懶得詢問,反正,問了也是白問,只會越發激怒青顏,拼了命的找沈君知的不自在。
  青顏笑呵呵的走到窗外站定,也學著沈夢知方才慵懶的樣子,斜斜的倚靠著床框,問,“沈姑娘,可別是將我昨夜說的話當耳旁風了?”
  沈夢知睨他一眼。倒不是為那高高在上的語氣,實在是他說話時候用的那些個字眼讓人心生不快。
  她離開客房的時候,天都沒黑,怎么就成了夜?
  青顏何等的人精,一眼就看出了沈夢知不高興,裝作無辜的問,“我說錯話了?”
  一手掩嘴,像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
  沈夢知不答話,許是覺得兩人隔窗說話不妥,邁步往外走,哪知青顏的手就這么猝不及防的伸到了她手臂上,不顧她冷下來的眉眼,還拽著她往他那邊靠了靠。
  沈夢知面色不改,看向青顏的眸子完全冷了下來。
  “男女授受不親。”沈夢知說。
  “在大夫眼里,從來不分男女,男的女的還不就是那回事兒,沒什么好分別的……”
  青顏能說會道,最會胡說八道,本想貧上幾句的,看看沈夢知看似平靜實則很不平靜的眸子,聰明的閉了嘴,順勢把手松開了,還掏出一張明顯是女子之物的手帕擦了擦手。
  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不正經,看上去還有幾分模樣。
  “本來是決定了的,我吃了那么大的虧,所有事情都按照我的安排來做,不過,今兒個早上醒來我就改了主意,既然事情都是要做的,哪個在前哪個在后沒多大差別,就問一問,沈姑娘是想先入我墨香坊賺足了銀兩,還是想先讓我將臉上的傷疤治好?沈姑娘別這么看我……也別不看我……好吧,我明說了,就是看在沈姑娘深夜為我送點心的份兒上,我才問上一問的。”
  青顏話多,沈夢知早有感觸,這會兒也不想去在意青顏東拉西扯和她說這么多,也沒工夫去在意青顏話中惹人遐想的深夜的二字,她仔細的琢磨著青顏扔給她的選擇。
  她選擇治臉。臉上的疤痕早一天祛除,青顏早一天離開沈府,和沈府明里的關系早一天斷開……她的臉好了,也許很多事情不一樣了,她的處境好了,沈家也會跟著好了……這些結果,也許是用再多的銀兩都換不回來的。
  可是,如果她選擇了治臉,青顏絕對會切了她在墨香坊的路,狠狠地,不留余地。若是不知道便罷了,誰讓她如今已經很清楚,墨香坊是搖錢樹,是深不見底的金庫,她所缺的,所要面對的,只要進了墨香坊,一切都會有,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沈府這個爛攤子,程氏給她惹下的爛攤子,已經容不得她高瞻遠矚。走一步看一步,這是當前最好的辦法。
  “神醫既然已經做好了安排,不論怎樣,我都聽神醫的。”
  沈夢知沒有說她選擇如何,而是說青顏想如何就如何,這等于沒有說,奈何青顏就吃這套,整張臉都洋溢著笑容,心情一下子大好了。
  “待會兒我在你院子里待著,你自己去墨香坊,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吩咐后雨就行,千萬別委屈了自己。”
  沈夢知點點頭,沒說話。
  兩人沉默著站了一會兒,初晴端著個木匣子來了。
  木匣子的上層放著針包,還有幾塊香料,下層是一套男裝,月牙白的長袍,玄色的長靴,看那尺寸與款式,像是專門為沈夢知準備的。
  青顏瞥初晴一眼,初晴立馬說道,“沈姑娘,我伺候您換上。”
  沈夢知看著青顏。
  當時說的可是,除了他們兩人,旁人都不能告訴,照現在這情形,說初晴與后雨不知道,她第一個就不信。
  青顏扯了扯嘴角,似是冷嗤,“這能算我食言?我要是不跟他們說,誰伺候你?再說了,他們都是我最為親近的人,我信得,他們也信得,我信你,你也應當信得。如若不然,你也可以告訴你親近之人,你知道的,你告訴誰都可以,沈君知除外。”
  沈夢知沒說話,走出來接了初晴手中的衣裳鞋子,也沒讓初晴伺候,自己進屋去換了。
  初晴看看沈夢知纖瘦的背影,目光回到青顏身上,只見青顏好看的眉毛往上挑了挑,看不出來到底是什么情緒。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