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拜見教主大人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你輸了
    畢游塵此人楚休在大羅天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接觸過,但實際上,拋開他的種種身份,畢游塵乃是一個很能忍的人。
  
      玄天境蟄伏在三清殿之下,要么反抗,要么徹底臣服。
  
      但畢游塵卻是選擇不反抗,但卻也不會徹底臣服,而是在隱忍積累著自己的力量。
  
      像三清殿的鄭太一和霍宮弼跟他都是把八重天的武仙,這兩個人有時候對他冷嘲熱諷,他卻都能夠隱忍下來。
  
      這是在做人上的隱忍,他在實力上,也一直在隱忍著。
  
      半空當中,畢游塵手捏印決,周身黑水絕域再一次涌現。
  
      不過這一次卻不是包裹著這方天地,而是化作無邊黑水在他腳下凝聚著,一尊玄天帝君的法相自他腳下升起。
  
      畢游塵直接在站在那玄天帝君的法相之上,周身卻是有著一股十分奇異的力量在勾動著他,跟他身下的法相相連。
  
      楚休皺了皺眉頭,有些感覺不對。
  
      玄天帝君乃是玄天境所供奉的神祗,雖然這尊神祗不是太古傳說中流傳下來的,但卻也經過了玄天境這么多年的祭拜,跟其他宗門所供奉的神祗已經沒有什么不同了。
  
      所以現在畢游塵的舉動可以說是有一些大逆不道的。
  
      你可以站在神祗法相的前面,也可以站在其中央。
  
      但現在畢游塵卻是站在那神祗法相的頭頂,這個動作可以說是很不敬的。
  
      下一刻,無邊黑水包裹涌入了畢游塵的身上,他的身軀竟然好似一個無底洞一般,將整個玄天帝君的法相都收入了體內。
  
      而且這并不是力量的突然暴漲,而仿佛是這些力量原本就是屬于畢游塵的,現在只不過是被他收回來而已。
  
      一直以來畢游塵都在藏拙,讓鄭太一和霍宮弼以為,自己不如他們,讓整個三清殿都對他放松警惕。
  
      實際上以畢游塵的實力,就算他成不了九重天的至強者,但他在八重天呆了這么長時間,也不應該如此之弱才對。
  
      他將大部分的實力都融入了玄天帝君的法相內加以封禁,就是了示弱。
  
      原本若是沒有突破九重天的把握,畢游塵是絕對不會把這股力量用上的。
  
      但此時面對這生死之戰,卻是由不得畢游塵選擇了。
  
      楚休這邊察覺到了不對,在畢游塵沒有徹底吸納這股力量時,他便直接出手,一刀吞天斬向畢游塵。
  
      無邊的黑水攔在那吞天一刀之前,柔韌的力量任憑那一刀吞噬,但卻好像是無窮無盡一般,任憑那一刀如何吞噬都不見盡頭。
  
      收回法天象地的狀態,楚休緊皺起眉頭來。
  
      玄天境的黑水真經簡直就像是一塊牛皮糖一般難纏。
  
      那黑水的力量并不算太強,但就是韌性十足,不論怎么吞噬剿滅,但卻還是依舊存在。
  
      搖動手中的六道輪回鐲,剎那之間六道娑婆眾妙華輪施展而出,六道之力不斷的輪轉著,徹底將畢游塵籠罩在其中,剿滅著他周身的黑水之力。
  
      法天象地是神通,所以消耗的力量有些大。
  
      但六道娑婆眾妙華輪卻不是神通,對于現在的楚休來說,力量消耗已經算很小了,那雙方便耗下去,看誰耗得過誰!
  
      畢游塵的面色很黑,此時已經跟他那黑水絕域一樣黑了。
  
      楚休能耗,但他卻耗不起,因為玄天境已經落入下風了。
  
      下界武林跟玄天境的對戰幾乎就是碾壓的局面。
  
      光是楚休麾下昆侖魔教的弟子便足以對付玄天境了,更別說再加上整個下界的武林宗門。
  
      在老天師和夜韶南兩個的人帶領之下,眾人向著前面瘋狂進攻著,已經打到了玄天境的大門口。
  
      而玄天境那邊的陣法都被楚休毀掉了,只能憑借他們從大羅天所帶下來的一些底牌和陣盤抵擋,但很明顯,這樣是抵擋不了多長時間的。
  
      玄天境的那馮羽更是被陳青帝打的鼻青臉腫,口吐鮮血,眼看著都快支撐不住了。
  
      雖然下界武林這邊人數眾多,但卻只有一個陳青帝在打他。
  
      按照陳青帝的話來說,他最看不上的便是這種欺負女人的家伙,不打死他,都對不起自己這雙拳頭。
  
      看到自家宗門都已經這般模樣了,畢游塵終于忍不住了。
  
      他長嘯一聲,無邊的黑水化作一柄通天徹地的長劍徑直向著楚休斬來,與此同時,無邊的黑水從他腳下翻涌升騰而起,主動將六道娑婆眾妙華輪給包裹到其中。
  
      吸納了他之前封禁在玄天帝君中的力量,畢游塵的實力已經爆發到了八重天的巔峰,起碼只是單純的看氣勢,他已經跟昔日楚休所交過手的閻摩相差不多了。
  
      當然戰斗力還是要差一些的。
  
      畢竟閻摩可是出身好戰的濕婆殿,而畢游塵因為自身要低調,所以在成為掌教之后便很少與人動手了。
  
      那巨大的黑水之劍迎空斬來,楚休的額頭之上,第三目綻放,直接引動陰陽本源之力,剎那之間,黑白色的光柱貫穿虛空,震顫天地,竟然直接將那黑水之劍溶解分裂。
  
      畢游塵手捏印決,無邊的黑水在此將其籠罩。
  
      “玄天帝君,加持吾身!”
  
      隨著那黑水縮緊凝聚,整個場中已經沒有畢游塵的身影了,有的只是一尊巨大的,穿著黑水玄甲的玄天帝君法相。
  
      那玄天帝君法相一拳轟出,所過之處,陰極之力已經被綻放到了極致,天地之間任何一丁點水汽都化作了黑水涌入其中,為其增添力量。
  
      到了最后,那黑水竟然化作了玄冰,凝滯力量規則甚至是元神,仿佛是一座從上古冰川當中走出來的巨人魔神一般,無比的駭人。
  
      在這股強大的力量之下,六道娑婆眾妙華輪直接被撐爆,畢游塵的聲音也是如同雷吼一般的傳來。
  
      “你當真以為,昔日在萬道天宮內的時候,那便是我真的實力了嗎?
  
      這玄天戰神相你是第一個見到的,能死在它的拳下,是你的榮幸!”
  
      楚休微微挑了挑眉毛,對方這玄天帝君竟然有兩種法相,一種是道門的帝君法相,還有一種便是現在的玄天戰神相。
  
      任誰都不敢相信,畢游塵這種標準的道門修士,竟然還會去修煉近戰搏殺的法門,他隱藏的這是有多深?
  
      不過近戰搏殺之法,卻也是他楚休一樣擅長的啊。
  
      下一刻法天象地已經施展而出,楚休的魔神之軀也并不比那玄天戰神相要小多少。
  
      圣魔不滅身也被楚休施展而出,陰陽兩股力量所集合的肉身玄功這一刻在楚休的身上被展現的淋漓盡致,同樣是一拳落下,也是攪動虛空,震顫天地!
  
      兩人這都是力量極致的強悍一拳對轟對撞,瞬間便讓整個天地都震顫了起來。
  
      那一瞬間強大力量所爆發出來的威勢直接便已經撕裂了虛空,碎裂了規則,無數冰凌落下,嚇得眾人立刻出手躲閃。
  
      只有躲閃,沒有抵擋的。
  
      一名真武教的弟子以為這些力量余波般的冰凌沒有什么殺傷力,便想要用力量直接將其震碎,但結果就是,先被冰凌那已經沉浸了力量規則的強大寒氣給凍成了冰塊,然后又被落下的冰凌直接砸的粉身碎骨。
  
      到了楚休和畢游塵這種境界,幾乎都是已經接近這方天地力量的極致了,哪怕就算是余波,也不是尋常武者能夠扛得住的。
  
      所以老天師那邊立刻又開始指揮著眾人散開,千萬不要去硬扛這股力量的余波震蕩。
  
      法天象地跟玄天戰神相猶如兩尊巨大的魔神一般,在半空中劇烈的撕扯搏殺著,一拳一腳,沒有絲毫多余的變化,雙方拼的就是力量的極致,拼的就是對于各自力量的最終理解。
  
      這種極度原始簡單,但卻沒有任何反轉可能的對拼是最考驗力量底蘊的。
  
      所以一開始的時候畢游塵認為自己肯定會占據上風的。
  
      他忍辱負重了這么多年,將力量全都封禁在了玄天帝君的法相之內,如今全部爆發,實力已經達到了八重天的巔峰。
  
      楚休才只是六重天而已,就算他自身戰力驚人,對于規則的領悟力也強大,還有各種神通秘法在身,所以能以六重天硬撼八重天。
  
      但現在對拼力量底蘊,為何逐漸被壓制的卻是?
  
      畢游塵卻是沒有想到,現在的楚休已經把陰陽之力做為他的基礎力量本源了,這天下世間,若是論及力量底蘊,有什么東西是要比陰陽本源還要有底蘊的存在?
  
      兩個猶如上古魔神一般的巨大身影在半空中翻滾搏殺著,到了最后,楚休直接占據了上風,將那玄天戰神相直接按在了玄天境背后的空地上,一拳拳砸落,每一拳都地動山搖,宛若地龍翻身一般。
  
      整個玄天戰神相在這種力量的狂轟之下已經開始碎裂。
  
      但下一刻,畢游塵直接一狠心,玄天戰神相周身瞬間布滿了雷紋,轟然爆裂!
  
      玄天誅魔雷!
  
      自爆法相所帶來的強大力量就算是法天象地都扛不住,楚休直接被轟飛了出去,保持不住法天象地的狀態。
  
      但另外一邊的畢游塵卻是更慘,強大的反噬已經讓他大口吐血。
  
      楚休淡淡道:“畢掌教,你輸了,抵抗無用,放棄吧,我會給你玄天境一脈留個種子的。”
  
      畢游塵沒有回應楚休的話,他回答楚休的是一個印決,一瞬間,整個玄天境所在的宗門范圍都開始震顫,好像有什么東西要破土而出一般。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