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改漫威電影宇宙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戰爭與人
地球時間2014年,12月24日平安夜,符文之地的東方艾歐尼亞群島。
  
  “蕭先生!蕭夫人!我們到了!”站在高高的桅桿上,塔利埡手搭著涼棚眺望著東方海面上,那一片已經浮現出一抹白色的陸地,少女興奮的叫道。
  
  此刻已是傍晚,站在船頭的護欄后,望著眼前的艾歐尼亞的海景,就連已經有思想準備的蕭越白,都不免被眼前的絢麗的景色所震撼。
  
  海面水平如鏡,蔚藍色的天空上云彩朵朵,夕陽西下的紅色輝光,將天空和大海鍍上了一層鮮艷的紅色。
  
  雖然同樣是紅色,可不知為什么,看著眼前的紅色,無論任何人都無法把這種紅色和鮮血聯想在一起,這紅色看起來更像是嬌艷的花朵,正滴著晚霞的露水靜靜綻放。
  
  隨著一座城市的輪廓出現在蕭越白的眼前,興奮不已的塔利埡抓著一根纜繩從桅桿上悠蕩而下,來到了蕭越白的身邊指著那座城市說道:
  
  “蕭先生,那就是艾歐尼亞之窗,初生之土上唯一的海港城市,萊肯。”
  
  在來的路上塔利埡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對蕭越白介紹過,這是他們在到達艾歐尼亞后的第一個落腳點。
  
  萊肯之所以被稱為艾歐尼亞之窗,是因為就算在諾克薩斯的入侵爆發前,這里也是艾歐尼亞唯一對外開放的港口。
  
  無論是瓦羅蘭大陸北方跨海前來行商的弗雷爾卓德人,還是從西南而來的比爾吉沃特人,他們如果想要進入艾歐尼亞的話,就必須要來這座城市。
  
  久而久之,這里也成了僅次于艾歐尼亞首都.普雷希典的第二個最繁華的城市。
  
  只是隨著諾克薩斯的入侵,這座天然的深水港也受到了波及,根據塔利埡所說,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在戰爭爆發前,她身后的那座山是被蒼松綠柏包圍的。
  
  但是因為自然之靈的阻撓,所以諾克薩斯用煉金炸彈徹底將那座山上的所有植物都給抹平了。
  
  說到這里,塔利埡的臉色突然變得失落了很多,站在蕭越白和凱莎身邊的她幽幽的嘆了口氣說道:
  
  “我想如果我們在戰爭之前的這個時候來這里,看到的絕對不會是眼前這片光禿禿的山脈。”
  
  “我聽我的老師說過這里曾經的景色,五彩繽紛的魔法植物和各種各樣的神奇生物,會在群山間歡迎每一位抱著熱忱之心前來探索這片土地的人們。”
  
  “可是隨著那場戰爭的爆發,曾經所有的美好,如今都化為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巖石和斷壁。”
  
  塔利埡身為一個恕瑞瑪人,卻能為了自己曾經生活過的異國他鄉而垂然落淚,蕭越白和凱莎完全能感受到少女對與這片土地的熱愛。
  
  而女王大人早就在丈夫之前的講述,和塔利埡這一路上的敘述中,對這片土地產生了濃濃的好奇。
  
  尤其是在知道了這片土地就算被戰爭破壞過,眼前的一切還是能讓女王大人覺得震撼不已。
  
  她不禁開始按照塔利埡的描述,想象著這里之前該有怎樣美麗而又壯闊的畫面。
  
  隨著像想的畫面浮現在腦海里,凱莎的思緒也開始跟著發散。
  
  現在的凱莎,在經過皮爾特沃夫和卡蜜爾的交談之后,已經學會了用理性和感性并存的目光去看待這個世界。
  
  所以現在的女王,擁有了一雙新的眼睛,或者說和他身邊的丈夫一樣,會站在彼此雙方的角度,進行有對比行的看待這個世界。
  
  而現在的凱莎,也正是用這種眼睛,觀察著眼前的城市,思考著戰爭給世界,或者說給普羅大眾帶來的影響。
  
  在還沒被丈夫召喚到MCU世界之前,她就已經認識到,戰爭就是一種用暴力爭取利益的一種手段。
  
  而其中這種暴力的借口可能是各種各樣的,對于普通人來說比較直接,而文明到了高層次之后,為了顯示自己的和低等生物的區別,也往往會用信仰、理念、自由等等等等為借口。
  
  可無論如何美化這種暴力,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戰爭終究會給所有人能帶來傷害,這些被傷害的目標不僅限于參與戰爭的雙方。
  
  若要看這傷害到底對多大的范圍產生多么深遠的影響,就看交戰雙方的上位者,誰比誰的道德底限更高一些。
  
  但可笑的是,在雙方外部因素相等的情況下,往往道德底限更高一方的人,卻是最后的輸家,這樣的事實不由得讓人唏噓。
  
  此時船只已經靠在了艾歐尼亞的碼頭上,跳板已經搭好了,等塔利埡跳上了碼頭后,蕭越白才牽著仍舊若有所思的女王來到了岸上。
  
  半個月的海上生活,讓蕭越白雙腳觸在腳下堅實的地面上時,產生了一種飄忽感,做過船員的蕭大老板知道這是正常的事情。
  
  不過正在思考著什么的女王顯然已經忘記了這一點,當她踏出第一步的時候,身子一個搖晃就向著側面倒下去。
  
  不過這不是凱莎身體實力不行,而是身體的習慣沒有得到及時的改變。
  
  畢竟在海上生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里,身體早就已經記住了海浪飄忽的節奏,當靠岸之后踏上了腳下土地,堅實的感覺會讓身體不由自主的不太適應。
  
  還好的是,女王大人一般很少離開丈夫的身邊,而蕭大老板也非常適時的摟住了自己的纖腰。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凱莎從之前的沉思中清醒,有些羞澀又幸福的看了蕭越白一眼。
  
  夫妻之間幾十年的默契,蕭越白自然知道女王現在是什么情況,所以并沒有愛妻多說什么,只是緊了緊臂彎中的腰肢,扶著女王繼續向前走去。
  
  塔利埡不愧是一個艾歐尼亞通,離開了港口進入了萊肯城之后,很快的就找到了一棟建筑。
  
  這是一棟由幾顆樹枝長在一起形成的骨架,由人們在骨架的周圍堆砌上鉆石形成的圍墻,然后在屋頂上蓋上了一層奇怪的布匹所形成的房子。
  
  這樣的房子,遍布在萊肯這座城市中的沒一個角落。
  
  說來也是神奇,與自然和諧相處的艾歐尼亞人認為,世間的一切都是被自然之靈所保護的。
  
  人們不可以砍伐樹木,不可以隨意的傷害在野外生存的動物,不可以私自挖井竊取水源,因為這一切都是屬于自然之靈的。
  
  如果當自己需要這些東西的時候,只要你虔誠的向自然之靈祈禱,那么自然之靈自然也就會將你所需要的東西送到你的面前。
  
  而在這樣的觀念下,艾歐尼亞人的建筑就是自然之靈在接受到了人類的祈禱后,樹木自己長成了房屋的樣子,人們在經過簡單的修葺就成了艾歐尼亞獨有的房子。
  
  看著塔利埡操著十分流暢的艾歐尼亞語跟這里的主人交流著什么,過了半晌之后,少女才回來對夫妻倆說道:
  
  “蕭先生,蕭夫人!我訂好了兩間最好的房子,一會他們就會帶我們過去!”
  
  ()
  
  搜狗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