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主是個狠角色 > 第31章 傻瓜

  
      不管內心如何惶恐不安,冬陽面上一如往常般冷靜,甚至有些淡漠。
  
      她沒有和宮易說電話的內容,只抱歉的對他道:“我突然想到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辦,今天只能你一個人出去玩了。多拍點照片,回頭發給我。”
  
      她表現的太正常,以至于宮易根本沒有發覺其中有什么不對。
  
      他挺遺憾的說道:“好不容易來一趟不自己親眼看看多可惜啊。算了,如果方便的話我給你拍幾段小視頻,就當你親眼看過了吧。”
  
      冬陽拍拍他的肩膀:“謝了小宮。”
  
      “我真希望自己年紀大一些”,宮易小聲嘀咕道。
  
      冬陽反應特別快,幾乎馬上就明白他這話是什么意思了。
  
      于是,宮易的胳膊結結實實的吃了冬陽的一巴掌:“還敢在我這兒占便宜,吃了熊心豹子膽吧。”
  
      宮易馬上投降:“錯了我錯了,我就隨口一說,誰讓我的姓就有這個優勢呢。”
  
      宮易,年輕的時候人家叫他小宮,年紀大了別人就叫他老宮,確實很占便宜。
  
      幾句玩笑話誰也沒當真,宮易離開后,笑容迅速從冬陽的臉上退去,她緊張又無措的在房間里打轉,迷茫的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么。
  
      現在,張狂應該在來B市的高鐵上。到達B市后,他會先去找地方住還是直接去醫院呢?她直接去醫院找他,他會是什么反應?他會想見到她嗎?
  
      還有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如果大醫院也證實之前檢查的結果沒有錯,她該怎么辦?張狂該怎么辦?
  
      正是最年輕有為的年紀,突然要和死亡正面較量,而且所有人都知道較量的最終結果都是死亡的勝利,這種絕望又無可奈何的情緒別人不會感同身受,而冬陽,恰好就是那個別人。
  
      心好像被一支小鞭子一下又一下的抽著,開始還會疼,疼過之后就只有麻木。
  
      沒有疼痛感,并不一定是好事。
  
      不知道轉悠多久,一股由內而外的無力感席卷全身,她幾乎是踉蹌著退到床邊,坐在招待所不算柔軟的單人床上。
  
      她彎下腰,手肘拄著膝蓋,無力又悲愴的扶著額頭,整個人就像被人按在洶涌的冷水里,憋悶、窒息,難以想象的恐慌席卷而來。更可怕的是,她發現自己沒處躲,沒法逃!
  
      突然,手機振動發出的“嗡嗡”聲把她從溺水的狀態中硬生生的拽出來。
  
      煩躁的摸出手機,屏幕上跳動著達成功的名字。
  
      “隊長”,冬陽機械的接起電話,用自以為很冷靜的聲音說道:“又給我打電話什么事兒啊?”
  
      “冬陽,你沒事兒吧?”達成功擔憂的問道。
  
      冬陽這才驚覺,自己剛才說話的聲音有多沙啞難聽。
  
      “我沒事兒,就早餐吃咸了”,冬陽很扯的解釋道。
  
      達成功也沒有戳穿她,只關切的說道:“冬陽啊,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別人倒下都還有家人照應著,你只有自己,就沖這一點,你也要更堅強才行。你放心在那邊待著吧,不用著急回來,工作上我會給你安排好,都不用擔心。”
  
      別人都有家人,她沒有,所以她要比別人更加愛惜自己才可以。
  
      達成功的話有些殘忍,卻是此刻冬陽最需要的撫慰。
  
      “我知道了,謝謝隊長”,冬陽誠摯說道:“你不用擔心,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就好,我就擔心你光想著別人連自己的身體都不顧,這可不行。”達成功嘆息著說道:“行了,你待著吧,我去忙了。有事兒一定要給我打電話,千萬別自己扛。”
  
      掛斷達成功的電話,冬陽的心緒平靜許多。
  
      要鎮定,一定要鎮定,冬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暗示自己。
  
      她把自己的所有物品都收拾好裝進行李箱,下樓去吃了個午飯,然后回到招待所上床睡午覺。
  
      睡午覺之前,她用手機查清楚張狂所坐高鐵的到站時間,又打開地圖查看從高鐵站到軍總院需要多長時間,最后算出張狂大概幾點可以到軍總院。
  
      時間非常充裕,不著急,不著急。
  
      放下手機,她在心里默默念著“不著急”三個字,漸漸睡了過去。
  
      平常午覺也就睡二十分鐘左右,今天這一覺睡的倒是挺久,再睜開眼睛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之后了。
  
      不著急,時間還來得及。
  
      她起來洗了把臉,拖著行李箱下樓退房,然后打車直奔軍總醫院。
  
      坐在門診大廳的長椅上,她又開始糾結起來。
  
      要不要給張狂打一通電話,問問他到了沒有,問問他現在在那里,問問他需不需要她的陪伴。
  
      如果他說不需要,她該怎么應對呢?
  
      真的就不管不問?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死皮賴臉的留在他身邊,她好像也做不到。
  
      莫名其妙的糾結許久,最終下定決心掏出手機要打電話的時候,身前一暗,已經有人站到她身前。
  
      還沒抬頭去看站在她身前的人是誰,那人已經先開了口。
  
      聲音很沉,充滿憂慮。
  
      “冬陽,你怎么在這里?哪里不舒服?”熟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冬陽豁然抬頭,與那道關切的目光碰撞到一起。
  
      “沒,我就”冬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猶豫一下,干脆實話實說:“我在等你。”
  
      “等我?”張狂坐到她身邊,疑惑問道:“等我干嘛?你怎么知道我要來醫院?”
  
      “我聽隊長說你今天要來這邊檢查,我就過來看看”,冬陽沉沉解釋道。
  
      不知道是她的聲音太顫抖還是表情太憂傷,張狂察覺到事情不對。
  
      “達成功跟你說什么了?”張狂問道。
  
      冬陽抿著唇好半晌才開口說道:“他說你開會的時候胃疼,去醫院檢查結果不是很好,所以今天來這邊找專家看診。”
  
      “他說我檢查是什么結果?”張狂大概已經猜到達成功會說什么了,問這一句只是想最后確認一下。
  
      果然,冬陽的回答一點兒不出他預料。
  
      她道:“隊長說你胃癌可能,情況不是很好。”
  
      張狂無奈的嘆息一聲,突然側身抱住冬陽,抱的非常緊非常緊,然后湊到她耳邊溫柔的說道:“傻瓜,你被騙了,達成功他騙你的。”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