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秘密使命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算計
    雖然輸了賭局,但是路易斯臉上沒有沮喪,顯得很有紳士風度。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潛龍四隊內訌的基礎之上。
  
      杜威揉了揉被羊倌打腫的嘴角,走到路易斯面前,慚愧地說道:“路易斯,你讓我知道了什么叫做大將風范,我真是自愧不如。我想肯定是我們的打斗影響到了卡爾,請你千萬不要責怪他。這次我們贏的很僥幸,要不就賭注就算了吧。”
  
      雖然已經想開,但路易斯并不想真的就這么輸掉,聽到杜威的話心中頓時大喜,正要答應下來,羊倌卻在旁邊冷笑了起來。
  
      “呵呵,戰場上什么都有可能發生,他自己走神怨得了誰?路易斯,你不會真的想要賴賬吧?我可告訴你,別看他是隊長,他說的并不算!”
  
      “你說什么呢?路易斯這么有大將風范的人,怎么會賴賬呢?”
  
      “就是,咱們和黑水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哪支戰隊不說一是一,更何況路易斯這樣的黑水精英戰隊的隊長了。”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別說你倆不是故意干擾卡爾,就算是,路易斯隊長也不會賴賬的!當然,路易斯,你千萬別誤會,你看他們兩個人腦袋都打成狗腦袋了,怎么可能是故意的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擠兌起來,路易斯聽得嘴角直抽。
  
      路易斯很想答應杜威的提議,但是他更知道,杜威此時的話已經不能做數了,與其被人說成賴皮,還不如把大將風范盡顯出來。
  
      最重要的是,這件事肯定會被潛龍四成上報,如果不認輸就潛龍肯定會把事情弄得人盡皆知,到了那個時候可就真的丟大人了。
  
      “大家放心,輸就是輸,  我不會賴賬的,這場賭局是我們輸了,我們會信守承諾,在下次與潛龍發生對抗時,會主動退出。”
  
      路易斯再次做出承諾,然后轉身就走,身后傳來潛龍隊員們的一片贊聲。
  
      “大將風范!”
  
      “英雄本色!”
  
      “拿得起放得下,是條漢子……”
  
      如果把這些稱贊換成贏得賭局,路易斯心里一萬個愿意,但是現在他卻只能強撐笑容,接下這些毫無用處的贊譽,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
  
      “至少他們內訌了,這就足夠了……”
  
      他沒有看到的是,杜威和羊倌暗地里向對方翹起了大拇指,然后又同時低聲罵了對方一句:“你丫的下手就不能輕點!”
  
      沒錯,所謂的內訌只不過是潛龍四隊演給路易斯隊看的。
  
      在杜威第一次說出要主動認輸時,大家就憑著多年的默契猜出了他的意圖。
  
      別人不了解杜威,這些朝夕相處肝膽相照的戰友又怎么會不了解,他絕不是一個會服軟的人。不只是他,整個潛龍四隊都不是。
  
      如此異常的表現,說明杜威暗中謀劃著什么,以當時的情況來看,無非就是干擾路易斯隊。
  
      于是,從雞賊開始,所有人都配合起來,故意把事情越鬧越大,直到羊倌和杜威大打出手。
  
      說起來這手段似乎有點卑鄙,但是賭場如戰場,沒有卑鄙與高尚可言,只要能夠取勝,什么手段都是合乎情理的。
  
      至于最后杜威要放棄賭注,也并不只是故作姿態,而是為了把戲做全,同時還暗藏殺招。
  
      他們的內訌被路易斯看在眼里,這條情報肯定會被帶回黑水,那么等到下次與黑水發生對抗,對方得知是潛龍四隊后,就會針對他們之間的“不合”來設定作戰方案。
  
      到了那個時候,潛龍四隊就會給他們送上一個大大的驚喜。
  
      至于路易斯想強加在潛龍四隊身上的心理的暗示,自然也不會起到什么作用。
  
      沒錯,你們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智商卻稍顯不足,戰斗比拼的不只是戰術,還有腦子。
  
      路易斯認輸,隊伍行進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了,發現陷阱便直接越過。剩下的路本來就不長,他們不再浪費時間排除陷阱,很快就走出了叢林。
  
      潛龍四隊就跟在他們身后不遠的地方,繼續觀察他們。
  
      不得不說,路易斯戰隊除了智商比潛龍稍顯不足之外,戰術水平還是很高的。
  
      雖然已經探明沒有綁匪在礦區里,他們還是嚴格按照戰術要求行進,逐一檢查那些廢舊的房屋。
  
      這不是膽怯,而是謹慎,戰場上任何疏忽都可能致命,即使面對的是一群不上臺面的黑幫分子,也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狀態。
  
      杜威等人跟在后面,每人負責盯住一個人,收集路易斯戰隊隊員的情報,也在尋找自己的不足。
  
      飛速檢查完礦區,路易斯隊向礦井進發,來到礦井外面路易斯并沒有馬上進攻,而是讓卡爾操控無人機先進去偵察。
  
      為了避嫌,潛龍四隊沒有靠到近前,只在不遠處觀看。
  
      無人機飛進去不到五分鐘,礦井里傳來兩聲槍響,顯然是被綁匪發現了,也不知道是否被擊落了。
  
      “我剛剛特別留意了卡爾,他的無人機操控水平很高,綁匪擊落無人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魏老濕低聲說道。
  
      “和你比怎么樣?”杜威問道。
  
      “應該比我還要高出一點。”魏老濕坦承道。
  
      術業有專攻,魏老濕雖然精通各種數碼產品,但也不是全才,而且也沒有那么時間去鉆研。
  
      “但是我相信,他的黑客技術肯定不如你。”杜威笑道。
  
      “我也有這個自信。”魏老濕回道。
  
      兩人說話的工夫,路易斯已經下達了進攻命令,黑水隊員沖進礦井中,卡爾留在最后,手里依然端著無人機操控器,看來魏老濕的判斷沒有錯。
  
      “走吧,咱們也進去看看,都小心點。”杜威說道。
  
      他提醒大家小心,并不只是提防流彈。
  
      流彈雖然容易致命,但畢竟他們遠離戰場,被流彈擊中的可能性很小,真正要提防的是路易斯戰隊。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路易斯戰隊這次輸得有些冤,誰也不敢保證他們會不會趁機做了潛龍四隊。
  
      雖然這樣可能會引起兩家的戰爭,但毀尸滅跡的方法不要太多,而且潛龍也未曾向黑水表示過要派人前來觀戰,很難爭辯得清。
  
      但若是看到潛龍四隊有了防備,路易斯就算有這個心思,也得惦量一下自己的損失,畢竟潛龍四隊也只是比他們稍弱些,想要完勝是癡人說夢。
  
      大家做好戰斗準備,跟著路易斯隊進了礦井。
  
      礦井里雖然伸手不見五指,但有高清夜視儀的幫助卻不影響戰斗,里面的地形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前方不遠處,路易斯隊正在交替掩護前進,卡爾依然留在最后,通過無人機傳回的信息來給大家指引方向。
  
      綁匪的槍聲沒有再響起,也不知道是知道無法擊中無人機而放棄,還是繼續向礦井深處逃亡。
  
      沒用多長時間,綁匪自己就給出了答案,只聽礦井深處傳來喊聲。
  
      “外面的警察聽著,你們馬上退出去,不然我們就開始殺人質了!”
  
      似乎為了證明決心,綁匪們再次開起槍來。
  
      礦井里槍聲回蕩,亂飛的子彈打在墻壁上,濺起點點火星。
  
      “距離兩百米,九點鐘方向,那里應該是條岔道。”
  
      羊倌充分顯示出狙擊觀察員的素質,立刻報出了數據。
  
      而路易斯隊顯然也確定了綁匪的位置,他們沒有停留,也沒有回話,繼續向前突進。
  
      走出大約一百多米,里面的情況看得更清楚了,果然如羊倌推測那樣,在前方九點鐘的方向有一條分岔的礦道,還隱隱露出點燈光。
  
      槍聲終止,腳步聲卻越來越近,綁匪們有些發慌了,再次喊起話來。
  
      “我命令你們,馬上停止進攻,不然我就殺人質了!”
  
      緊接著,就聽到有人慘叫起來:“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杜威聽了出來,慘叫的不是別人,正是康斯坦丁。
  
      “告訴他們,停止前進!”綁匪的聲音再次響起。
  
      “外面的警察,你們快停下來!”康斯坦丁語無倫次地哭喊起來,“我是美國公民,我愿意支付贖金,我不需要你們來救我……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還不想死……”
  
      路易斯抬了下手,隊伍停了下來,他沖著里面喊道:“里面的人聽著,我們是蘇拉爾森警察,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我要求你們放下武器出來投降……”
  
      砰砰砰!
  
      又是一連串的槍聲響起,綁匪的聲音在槍聲過后傳來。
  
      “閉嘴!不想讓人質死的話,你們就給我馬上退出去,不然我把這些人質都殺了!”
  
      “先生,請你不要激動,千萬不要傷害人質,你有什么要求,我們都可以談!”
  
      路易斯嘴上妥協著,暗中卻打了兩下手勢,只見偵察員費爾和火力手佩羅德兩人悄無聲息地向前摸了過去。
  
      綁匪卻對此一無所知,還以為自己的威脅起了效果,回道:“給我準備一架直升飛機,再給我準備兩千萬美金,等我們到了安全的地方,就會放了這些人質。”
  
      “先生,你的要求我們可以答應,但是我們需要時間。”
  
      路易斯繼續和綁匪虛與委蛇,而費爾和佩羅德兩人已經摸到了岔道邊。
  
      “好,我給你兩個小時,晚一分鐘,我就殺一個……”
  
      綁匪話還沒有說完,費爾和佩羅德便猛地躍出,接著手里的槍便連續閃爍起火光。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