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校花兇猛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意外打擊
    不過2012也并不總是好消息,曾經親密無間的htc,隨著在手機業界異軍突起,信心越來越強的王總,對于柳若依這邊依托電盈的戰略發展方向越來越不合拍,終于在年中分手,柳若依投資的htc股份,盡管協商由島內財團資金接盤。
  
      雖然這個時候已經不是htc巔峰時刻的300多億美元市值,但是急于拿回柳若依手中百分之四十多股份的htc投資團,通過部分溢價付出了將近150億美元拿到了柳若依的htc股份。
  
      市場熱銷的htcg系列,同電盈高端定制手機的親密合作關系從此戛然而止,電盈在htc這邊已經不再是具有優先權的客戶了,定制機型可以,但是需要服從htc自己的戰略機型發展計劃。
  
      盡管給柳若依帶來了一定的被動,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急需定制機開疆拓土,也就僅在東南亞高端用戶拓展上稍微延緩了一下。
  
      更重要的打擊是來自大洋彼岸。
  
      2012年底。
  
      香江永祥大廈。這是柳若依經常坐鎮的總部基地。
  
      “annie姐,美國的監管部門否決了電盈對sprint的收購案,認為這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付韻卉拿著一篇簡報打印件匆匆走進了柳若依的辦公室。
  
      柳若依接過來,仔細看了看,苦笑了一聲。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香江電信運營商收購都變得那么敏感,看來自己的如意算盤這次是打差了。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東風卻注定不來了!
  
      融資五十億美元已經到位,連貸款資金也安排好了,現在倒好,一切從頭開始!
  
      “明天將電盈停牌,發布公告吧,由于監管原因,放棄對sprint的并購案!”柳若依無奈的吩咐付韻卉道。
  
      “好的,公關部那邊已經著手準備,董秘馬先生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一切都按照我們預案中無法通過監管審批的步驟來操作。”付韻卉匯報完畢就匆匆出去做事。
  
      現在這個可是一等一的大事,明天股市開盤前一定要先確保停盤,然后發布消息才重新開盤,現在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過,需要協調的環節還多,付韻卉必須執行好預案的失敗收尾計劃。
  
      等到付韻卉出門,柳若依倒在椅子上,眼睛望著天花板,多久沒有遭遇這樣的挫折了?
  
      柳若依自問。
  
      好像是上輩子吧。
  
      這輩子順風順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無論是金融危機的驚風駭浪,還是并購中一場場討價還價,只要是在商業場上,自己就有著極大的主動權。
  
      如今這不僅僅是商場。
  
      電信是一個相當敏感的行業,涉及到所謂信息安全,電盈雖然是香江的電信運營商,從理論上講也是一個獨立的第三方公司。
  
      但是畢竟被人另眼相看了啊。
  
      想到這里,柳若依不禁又生出一種警惕。她忽然想起了前一個時空中倆家被禁運的公司來說。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好像離2013年也不是太久了。
  
      這個事感覺像是上一個世紀,實際上卻很可能就在明天就會發生,尤其是柳若依現在涉足的處理器、存儲器和半導體代工三大敏感領域。
  
      想到這里,柳若依心中一動,抓起電話打給張如金。
  
      “金叔,能夠升級到加工16nm制程工藝的主要關鍵設備的產能我們現在有多少?”
  
      “我們遇到了明年到貨的關鍵設備就可以升級到未來16nm制程工藝,應該可以支撐最大60萬片的產能吧?怎么了?現在說16nm這個制程工藝還早呢,我們連22nm制程工藝都還要有一段時間才可能突破,明年可能流片都困難。”
  
      張如金奇怪地問道。
  
      “我覺得我們應該提前確定好升級的節奏,現在繼續大批量預定好倆年后最新型號的關鍵主設備,我們要第一批拿到,數量不少于15臺套。”柳若依清楚類似asml這樣主設備的供應期都很長,今天預定的可能到2014年底才可以拿到。
  
      現在趁著沒有什么牽制的時候,趕緊做好未來的儲備。
  
      “可是,annie,最新設備往往不完善,我們這樣大批量預定風險有點大。”張如金提醒道。
  
      “沒關系,他們不是提供升級服務嗎?我估計未來在先進制程工藝主設備方面將會是一個爭奪焦點,我們想做好儲備,反正這錢遲早都要花出去的。我看asml的未來產品路徑圖,下一批主設備將會適用于16nm到7nm制程工藝的開發吧?”柳若依解釋道。
  
      “我們爭取在16nm起反超競爭對手,先一步形成大批量的先進制程產能,未來的智能手機市場將是十億級別的需求,無論是高度處理器和高端存儲器的需求都比現在大得多,這個市場機會我們必須牢牢掌握先機。”柳若依找理由道。
  
      當然這個理由也無比真實,現在才4億多部的智能機市場,過幾年真的會增加到十億級別。
  
      比較隨著網絡的發展,技術的提升,智能機的成本在快速下降過程中,再過幾年真正的千元機智能機性能都是非常不錯的了。
  
      “好吧,我這邊就著手去安排。”張如金在這種超前預測方面,一向都佩服柳若依。
  
      何況這些主設備真是遲早要購入的,雖然說先期購入價格偏貴一些,產品的質量也存在一定問題,但是正如柳若依說的,這些昂貴的設備廠家都有升級服務支持。
  
      而且這種設備的供應周期實在有點長,不提前下手,說不定產能就變成競爭對手的了。
  
      這種稀缺商品,有時候讓客戶排4、5年時間多了去了。
  
      中鑫國際在資金方面一向有著永祥銀行和柳若依基石投資倆大體系資金的資產,貸款找永祥,融資看基石,這基本上是張如金的套路了。
  
      何況現在中鑫國際香江龍工廠這邊現金流還不錯,去年盈利了20多億美元,今年前三季度已經達到了去年的水平,第四個季度還沒有結束,預測應該有七八億美元的盈利。
  
      所以15臺套的主設備十多億美元還是可以負擔得起。而且不是現在就全額付款,只需要支付一定數額的定金而已。
  
      然而主設備不僅僅是asml,其它廠家也有,所以張如金這一陣忙活,前前后后還是花了二十多億美元鎖定了這一批配套的關鍵主設備。
  
      至于其他一些可以從老生產線上繼續重用的設備,張如金就不著急買新的了,實在不行到時候就從老產品線升級,22nm制程工藝上絕大部分設備都可以用在16nm和14nm制程工藝上,同樣的,在14nm制程工藝上的好多設備也能夠繼續用到7nm制程。
  
      柳若依的這個提前消費,牽一發而動全身。
  
      消息傳出去后,讓ss公司又是一頓雞飛狗跳,他們完全不理解柳若依的憂慮,而是判斷中鑫國際和ams在繼續增加高階產能。
  
      換句話說,中鑫國際和ams在繼續挑起存儲器領域的產能“軍備競賽”。
  
      一旦得出了這個結論,ss公司那邊立刻就同海力士的新控股股東sk達成了一致,雙方妥協以海力士溢價百分之三十的對價進行雙方換股兼并!
  
      這個結果雖然兩方面都不太滿意,股民也議論紛紛,但是在當前,李泰熙認為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了,他必須脫坑在普通存儲器產能領域的競賽,用海力士的產能壓倒ams+中鑫國際的普通產能后,在高階產能方面進行擴張。
  
      所以asml那邊非常驚訝地看到了來自東方的倆張超級大訂單。中鑫國際預訂了15臺套最新型號的設備,ss公司也不甘示弱地預訂了18臺套同類型設備!
  
      這倆訂單幾乎已經用掉了asml倆年后的產能!
  
      這些東方的瘋子!
  
      asml總裁一邊嘴里罵著,一邊非常欣喜地開始安排未來倆年的產能計劃,這里面幾萬個零配件可是來自世界各地,需要將這些零配件訂購到手都要花半年以上,所以不要怪供應期久,實在是這活兒就是一個稀有客戶的定制產品,好多還需要手工打磨,想快都快不起來的。
  
      tms那邊收到消息反應慢了一點,等反應過來ss公司那邊都下單鎖定了。
  
      這下tms就有點被動了,總裁急得團團轉,2014年的產能幾乎被預訂大半,剩下的貨源極少了,要大批量預訂只能再推遲一年到2015年去了。
  
      這不是就要晚于競爭對手一年了嗎?tms總裁想到高階制程落后競爭對手一年的時間,臉色幾乎都要綠了。
  
      他還沒有想到競爭對手居然如此狠毒,直接在上游壟斷了關鍵設備的貨源。
  
      柳若依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一時間心血來潮,居然引發了如此難以預料的效果。
  
      不經意間已經將競爭對手陷于進退兩難的境地。
  
      ...
  
      2012年底,錢德勒已經完成了巴西電信運營商市場的分析考察工作,為電盈提供了一個并購建議報告。
  
      “oi電信公司是一個不錯的并購對象,因為2年前他們錯位的收購了一個不該收購的對象,導致自己巨額債務纏身,現在大約300億巴西雷亞爾(約79億美元)的債務。”
  
      “oi電信公司在巴西電信市場上,所占份額為百分之十八點七,用戶數萬戶,基礎設施建設得很不錯,有4600萬移動用戶容量的無線系統、以及1400萬條固定電話線以及500萬條寬帶網線。”
  
      “現在的控股股東持有大概百分之二十二oi股份,以現在的價格來說,這部分股價現值是200億巴西雷亞爾(約53億美元),另外大債主是持有250億巴西雷亞爾(約66億美元)未償付債券。”
  
      “整體來說,可以制定一個包括承債收購計劃,以oi現值236億美元為基礎,由于去掉債務現值只有大約157億美元。我們可以設計收購控股股東手里的200億巴西雷亞爾股份和大債主手里的250億巴西雷亞爾未償付債券,然后將債務轉換成為oi的股份,合計大約是百分之七十五oi重組后的股份,等于是花費450億巴西雷亞爾(約119億美元)來獲得oi電信公司的絕對控股權。”
  
      錢德勒顯然對于oi研究很是深入。對于設計的收購方案也是考慮了各方的利益關系。
  
      “對于oi來說,現在債務纏身,如果任由300億巴西雷亞爾的債務發展下去肯定是只有破產一條路了,現在他們的營收一年不過是140多億美元,毛利不超過10億美元,如果背負300億巴西雷亞爾債務下來,基本上很難翻身。”
  
      “而新的并購案后,oi債務一下子削減到了50億巴西雷亞爾,不過是區區13億美元,一下子就可以讓oi輕裝上路,原來這些股東名義上是有150億美元市值,其實已經資不抵債,大債主們要求將百分之九十五的股份進行債轉股,相比之下,這個方案只是要求拿走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對于原來的股東已經大大讓步。”
  
      “最重要的是,原來股東手里不值錢的股份現在變得值錢起來,只要恢復盈利水平,oi電信的股價肯定有一輪飆升期,至少比原來手里名義上的市值,實際上根本賣不出去好太多。”
  
      控股股東的百分之二十二股份能夠以市價直接脫身火海,對于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情,而債主方面能夠原價值收回投資,同樣謝天謝地了。這筆債務轉換成為百分之五十三左右的股權,比起原來債主開口的百分之九十五,自然也是慷慨多了。
  
      而對于收購方電盈來說,等于是花119億美元拿下了4800萬左右的用戶,相比北美的sprint,這個收購價格要低了不少。
  
      當然單個用戶的apru值也不能同北美市場相提并論。
  
      只能算相比之下,具備了收購的經濟價值。
  
      柳若依看得了這個報告后,對于錢德勒的工作評價直接給了一個優,不出意外的話,明年下半年雷曼兄弟的總裁就要易主了。
  
      相比之下,電盈對巴西這家電信運營商收購就要順利得多,錢德勒已經摸透了各方面可以接受的底線,因此談判進展非常順利。
  
      加上這家運營商是當地市場第四名,無關壟斷等事情,監管層在公司各方面達成一致后,并沒有出現什么幺蛾子,直接就通過了電盈的收購。
  
      畢竟當地除了自己國家的一家運營商外,另外幾家都是國際資本或者國際運營商在經營,電盈在該市場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國際運營商。
  
      陰差陽錯拿下了這家運營商上,柳若依讓電盈的專家進行了摸底排查和重新制定網絡發展計劃,決定在2013年想擴充2000萬線無線3g接入用戶容量。
  
      同時開始了南美電信新一輪推廣計劃,考慮到theone在南美洲現在還無影響力,現在仍然以oi的品牌進行推廣。
  
      雖然htc已經不再是親密戰友,但是柳若依手中還有高維移動通信在中低端撐著,拿下oi電信后,已經啟動定制一批適合巴西市場的中低端3g手機和2.5g的mtk手機。
  
      一切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最多半年后,電盈的南美拓展之路就此展開。
  
      ...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