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八零軍婚:重生嬌妻有點野 > 801小四兒的前世夢 二合一
    “哥哥、哥哥你等等我,等等我。”
  
      “哥哥你不要扔下我。”
  
      “嗚嗚……哥哥你別走,別走啊哥哥。”
  
      “求求你,求求你別丟下我,哥哥,哥哥你別丟下我……”
  
      ……
  
      一個軟軟的瘦弱男孩兒哭的不斷抽噎,哪怕知道那是夢,可是熟睡中的小少年還是不自覺的擰緊了眉頭,像是忍受著極大的痛苦。
  
      畫面一轉,一個帥氣的小少年冷酷的眸子看著他。
  
      “既然你不聽勸,我就用自己的辦法把你一輩子鎖在身邊。”
  
      明明是個很漂亮的小少年,可當他臉上的孺慕變成了冰冷,那眸子里的光像是都沒有了溫度。
  
      “你這是綁架,放開我!”
  
      “我不管!”
  
      小少年聲嘶力竭的嘶吼著。
  
      “那個老東西要撞死我,媽媽也走了,現在你也要離開我,不可以!
  
      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
  
      被打暈的瞬間,甚至能透過那些迷霧看到小少年臉上掙扎的淚痕。
  
      “別……別這樣,弟弟求求你,哥哥求求你了……”
  
      睡夢中的小少年喃喃,眼角涌出淚水,卻怎么都醒不過來。
  
      畫面轉動,一輛飛馳的汽車直奔他們而來。
  
      像是之前夢中無數次發生的一樣,小少年大聲的呵斥著身邊的少年。
  
      “躲開,躲開啊笨蛋,你快躲開啊。”
  
      來了,它來了……
  
      身體越飛越遠。
  
      就像是無數次重復的夢境一樣。
  
      身邊那個冷酷著叫囂著要把他綁在身邊的弟弟在危機來臨的瞬間猛然推開他,然后,血花綻放……
  
      “不要!”
  
      猛然驚醒,床鋪上的小少年驟然坐起,驚醒了睡在身邊的人。
  
      “怎么了小四兒?”
  
      楚三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身邊坐著的弟弟,犯困道:
  
      “是又做夢了嗎?”
  
      他胡亂的伸手,摸到了一手的潮濕,也不知道是冷汗還是淚,一下子也精神了。
  
      “小四兒怎么了?”
  
      睡在上鋪的楚一也醒了,還把床頭燈打開了。
  
      “是做噩夢了?”
  
      十幾歲的楚三哥倆長相酷似林曉花,楚三那雙黝黑的大眼睛像極了林曉花,看著人的時候總讓人難以忽視。
  
      摸了摸弟弟的身上也是一身的汗。
  
      他就下地去找毛巾。
  
      明明家里有很多房間,可是兄弟三個還是住在一起。
  
      像是小時候一樣,楚四還是喜歡跟三哥睡在一個被窩。
  
      “我……”
  
      已經讀初一的小四兒長大了。
  
      就像是他小時候自己說的那樣,長大了,肉好像真的抻開了。
  
      不但不胖了,還特別苗條,身材修長的看起來過分瘦弱。
  
      明明吃的不少,現在就是不長肉,倒是個頭不矮。
  
      楚三拿回來干毛巾幫著弟弟擦汗,楚一也從上鋪下來了。
  
      “還是那個噩夢嗎?”
  
      摟著不停顫抖的弟弟,楚一蹙眉。
  
      “要不,讓若蘭舅媽找個心理醫生吧?”
  
      弟弟做噩夢的事兒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偏偏每次夢境都還是一樣的。
  
      像是之前的很多次一樣,楚四用很長時間才徹底冷靜下來。
  
      楚三已經把他身上的冷汗擦干凈了。
  
      正是暑假的時候,天氣很熱,不過房間里的空調還是有點兒涼。
  
      順手調高了空調,楚三也陪著弟弟坐著。
  
      最近小四兒很纏著他,嚷嚷著跟他一起睡,其實就是怕做噩夢。
  
      結果還是沒攔住。
  
      “還是原來那個夢嗎?”
  
      楚三蹙眉,聽弟弟提過,每次的夢境都是一樣的。
  
      但是小四兒不愿意說,他們雖然擔心,卻也沒有覺得一個夢到底能怎么樣。
  
      “可能是學習太累了吧。”
  
      楚一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自家這個小四兒也不知道怎么的,從小就喜歡跟老師作對。
  
      只要不是正常需要學習的課程,這孩子就能永遠都是做的最好的那一個。
  
      偏偏輪到需要考試的課程,就像是故意的,總能搞的一團糟。
  
      就像是天生抵觸那些學科似的。
  
      反而在畫畫、音樂,甚至舞蹈上面都做的很好。
  
      林曉花和楚天南因為這個甚至強行管了一段時間,后來發現孩子過得很痛苦,也就不管了。
  
      反正他們這樣的家庭,就算是孩子想要走藝術路線,也會過得很好。
  
      楚二讀了高中就不愿意學習了,家里還不是縱著。
  
      多個不愛學習的小四兒又能怎么樣?
  
      何況小四兒不是真的學習差,他只是不愿意應付考試,實際上題目都會做。
  
      就沖這一點,林曉花也不愿意強行扭轉孩子。
  
      只是最近,小四兒噩夢越來越嚴重。
  
      起初還只是一個睡會做噩夢,后來就硬是嚷嚷著跟三哥睡在一起,剛開始還有改善,最近似乎越來越重了。
  
      敲了敲腦袋,小四兒干脆把自己摔在床上。
  
      “我覺得好像是看一段真實的故事。”
  
      他不知道怎么跟兩位哥哥說。
  
      “是關于家里人的嗎?”
  
      楚三聽到他好像說過“哥哥、弟弟”一類的話。
  
      過去摸摸他的額頭,并沒有燙,還好。
  
      記得第一次小四兒做噩夢,高燒了好幾天,斷斷續續的可把家里人嚇壞了。
  
      “嗯。”
  
      小四兒抬起胳膊壓住眼睛,想著夢里那個看不清楚臉的“弟弟”,心里像是壓抑著痛苦。
  
      他要怎么跟家人說,他覺得自己真的有一個弟弟。
  
      那種真實的感情,根本就不像是在做夢。
  
      他不單單是夢到片段,最近這些夢境越來越清晰,就像是他真的和一個小子一起長大一般。
  
      而那個小子后來好像因為什么事情叛逆了,要把他這個哥哥鎖在身邊。
  
      很多事情是不連貫的。
  
      可是小四兒很清楚一件事兒。
  
      那個“弟弟”很愛很愛他這個哥哥,在危險來臨的時候,他跛著腳推開了自己,然后那個“弟弟”卻……
  
      “不管發生什么,咱們都是一家人。”
  
      楚一躺在弟弟身邊,看到他順著臉頰滑下來的淚,微微蹙眉。
  
      從小到大,大概除了考試,小四兒都是個聽話、討喜的弟弟。
  
      家里人就沒有不喜歡這個弟弟的。
  
      雖然知道這個弟弟不是親的,但是楚一也并沒有拿他當過外人。
  
      可是弟弟最近的夢境,不由得讓他開始多想。
  
      “是弟弟自己的家人嗎?
  
      他夢到的是自己的家人嗎?”
  
      “小四兒,你的夢里……”
  
      楚三和大哥是聊過的,也擔心了弟弟好久。
  
      他猶豫著,終于在這個夜晚還是問出了口。
  
      “你的夢里,是也有一個弟弟嗎?”
  
      楚三心疼的揉揉弟弟的頭發。
  
      “別哭了,遇到事情就解決,哭哭啼啼的跟二姐似的,有什么用?”
  
      看不慣這小子突然這樣子。
  
      他家的胖弟弟,就該永永遠遠都是快活的才好。
  
      “二姐才不會哭呢。”
  
      小四兒哽咽著開口,也覺得自己這樣太丟人。
  
      “趕緊擦擦,我可不想再多個妹妹!”
  
      楚三嘴上嫌棄著,卻塞了個干凈的毛巾過去。
  
      小四兒趕緊擦了眼淚,眼睛、鼻子都是紅的,活脫脫一只小兔子。
  
      “哥,我覺得我好像被啥纏身了。”
  
      小四兒一開口,把哥倆嚇了一跳。
  
      “咋回事兒?”
  
      “我做了一個夢,夢里有一個弟弟,跟我一起長大。
  
      我都還是小時候的樣子,就跟以前我的樣子一樣。”
  
      小四兒就把自己的夢境說了。
  
      “我們倆本來挺好的,家里的條件應該也很好,我還在學鋼琴。”
  
      小四兒突然頓住了,他猛然抬頭。
  
      “怎么了?”
  
      小少年張了張嘴,像是遇到了什么驚恐的事兒。
  
      “哎呀你快說啊,你要嚇死我啊?”
  
      楚三催促著。
  
      “到底有啥事兒,咱哥仨一起解決。
  
      實在不行,不還有念慈哥和葉安呢。
  
      再不濟還有咱爸和舅舅,你怕啥?”
  
      小少年下意識的算了身邊的男人,一個女人都沒算在內。
  
      反正在他的思維里,女人都是需要被保護的。
  
      楚一沉穩道:“小四兒別怕,還有大哥呢。
  
      真有啥事兒,不是還有咱舅舅嗎。”
  
      從小到大,舅舅就像是一座仰望的大山,似乎就沒有舅舅無法解決的事情。
  
      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哥哥啊,有了記憶開始就跟哥哥們在一起。
  
      再小的記憶已經模糊了,可是小四兒還是記得自己經常要跟三哥一起睡,尿了三哥床的事兒。
  
      似乎沒有什么是不能跟哥哥們說的。
  
      “我好像真的會彈鋼琴。”
  
      小四兒苦著臉。
  
      “哥,我說那個夢,好像是我的前世,有沒有可能?”
  
      “不會吧……”
  
      楚三拉長了聲音,自己都不確定。
  
      楚一好看的眉頭擰在一起。
  
      “你跟我們說說具體情況。”
  
      小哥仨就開著床頭燈,湊在床上嘀咕著。
  
      第二天一大早,林曉花過來敲門。
  
      “楚一、楚三、楚四,都七點半了,還沒起床嗎?”
  
      林曉花的理念就是早睡早起。
  
      哪怕你半夜四點睡的,早上也得起來。
  
      家里孩子太多,這要是不立個規矩,就更難管了。
  
      隨著孩子們越來越大,林曉花就有一種失落感。
  
      總感覺孩子們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
  
      這不,規矩從幾年前就開始鎖房門了,她半夜擔心孩子踹了被子,都不能去給蓋被子了。
  
      孩子大了,有隱私了。
  
      林曉花也能理解。
  
      就是吧。
  
      理解歸理解,心里還是挺難過去那一關的。
  
      跟楚天南嘮叨吧,楚天南還笑話她。
  
      林曉花覺得,楚天南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上次一個男同學送自家閨女回來,因為參加了一個什么學校的社團回來晚了,結果自家男人那給氣的啊。
  
      林曉花到現在還記得楚天南賭氣不吃飯,翻來覆去的大半夜睡不著的樣子。
  
      他們倆是大哥別說二哥。
  
      反正都是離不開孩子。
  
      林曉花想到弟弟林小小和楚天東。
  
      自從那倆孩子出去讀書了,自家爹娘那也是適應了好一段時間才適應過來。
  
      自家這可是四個孩子啊。
  
      這年歲相仿,冷不丁的楚一他們兄妹三個出去讀書,家里就剩下小四兒一個了,那該多冷清啊?
  
      然后小四兒其實也沒有幾年也要出去讀書了。
  
      林曉花想想就心塞。
  
      “媽媽早!”
  
      楚一打著哈欠出來,頭發上海掛著水珠。
  
      “頭發也不知道擦干,你是想感冒怎么的?”
  
      林曉花找了一條干毛巾給他擦頭發,楚一視線被擋住,趕緊接過去。
  
      “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多大了,還要人說你?”
  
      楚天南過來直接踹了他一腳。
  
      “你媽還得替你們操心。”
  
      楚一嘴角抽了抽。
  
      果然啊,兒子就是撿來的。
  
      在他爹心里,大概只有媳婦和閨女是親的吧?
  
      哎呦喂,想想就扎心。
  
      “一大早干啥踹我兒子?”
  
      林曉花不樂意了。
  
      正傷感兒子離開自己以后呢,楚天南就出來礙眼。
  
      “你給我靠邊,他自己都擦不干凈。”
  
      又過去給兒子擦頭發。
  
      楚天南:“……”
  
      所以說,這女人有了孩子,就是對男人最大的不公平。
  
      楚三和楚四從房間里出來,就看到自家爹在那運氣。
  
      那張臉,真是不要太明顯。
  
      “爸爸、媽媽早!”
  
      哥倆打招呼。
  
      小四兒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習慣性的貼到媽媽身上。
  
      “媽媽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這么多年習慣了撒嬌,雖然不是當年那個胖小子了,小少年還是習慣性的摟著媽媽。
  
      只是從當年的摟大腿,到后來的摟腰,再到如今的摟著肩膀,小少年一天天長大了,媽媽似乎也老了。
  
      林曉花最珍惜這樣的時刻。
  
      那哥倆這幾年很少有這么親近她的時候,如今也就小四兒還愿意賴著他。
  
      “知道你愛吃發糕,我一早就給你做了,紅棗味兒的,快過來吃。”
  
      歪頭蹭了蹭小兒子的臉蛋,林曉花這心軟的啊。
  
      “還給你蒸了雞蛋糕,沒放蔥花那碗是你的。”
  
      小四兒吃雞蛋糕、炒雞蛋都不喜歡放其他的東西,林曉花就給他單獨做,真的很寵孩子。
  
      “謝謝媽。”
  
      小四兒果然高興了。
  
      “媽你最好了。”
  
      像小時候一樣,拿腦門頂了媽媽一下。
  
      “哎呦!”
  
      林曉花下意識的捂住腦門,“我這老腰啊,都要被你撞散了。”
  
      嘴里嗔怪著,卻一臉的笑容。
  
      果然還是小兒子親啊。
  
      小四兒嘿嘿樂,“媽你最年輕了,咱倆走到街上人家都得以為是小兩口。”
  
      “咳咳……”
  
      楚天南開始咳嗽,眉宇間的冷酷更重了。
  
      這混賬小子,是在變相說他老嗎?
  
      是吧?
  
      是吧!
  
      所以說,是太久沒削了吧!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