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界贏家 > 第3077章 讓人頭疼
    很快過了三個多時辰。
  
      還未嘗勝果。
  
      那信徒的陣道的確很強,可以說是很了解八陣圖,了解得讓周舒都意外,不管八陣圖怎么改變,總能很快的找到正確的方位,而生門死門的轉換他在幾息內就能看出來,并不上當。
  
      雖然信徒一直受到陣法壓制,但卻給人游刃有余的感覺。
  
      冬至那邊還好,守在生死門,總利用陣法轉換的瞬間對信徒出手,收到了不錯的效果。
  
      目前信徒的萬蛇削減了大約五分之一,基本都是他造成的。
  
      但看得出來,和信徒不同,他對戰機的把握更多的在于自身的經驗和領悟力,對陣法了解不多,還能做到這樣就很好了,滿足了周舒的要求。
  
      相比之下,另外兩個人就有點難了。
  
      如果不是周舒一直改變陣法遷就他們,可能剛進去幾息就會被信徒擊敗,半個多時辰里,郝曉新出過兩次手,和冬至發動了一次合圍,把上百只黑蛇困在石柱之中,效果不錯,另一次收效甚微,而許將就沒起到任何作用,一次出手都沒有。
  
      陣道不好,不了解八陣圖,抓不住戰機,連出手都不敢,實在有負賞金獵人之名。
  
      這也能叫混元金仙?
  
      比廢物還廢物,用起來還不如傀儡。
  
      當然,最大的可能是他不想也不敢盡力,留著力,出事時保命。
  
      目前的境況還行,持續下去的話,大約五天內能夠把信徒的奢比尸之力削減到不足兩成,越到后面削減速度越慢,不是說三個時辰能解決五分之一,十五個時辰就能完全解決。
  
      到那時即便不用陣法,冬至等人也足夠殺死他。
  
      不過五天,還是慢了,那時輔國都已經到了。
  
      周舒打算改變一下方式,把許將所在的石柱變為生門,讓他成為信徒的突破目標,或說誘餌,不是故意要他死,是要讓他盡力,逼著讓他出力,和郝曉新的作用一樣就足夠。
  
      如果不是時間緊急,他不會用這激烈的法子,而是早早就把許將踢出去。
  
      冬至都說了,不用全力就等于不出力,這樣的人毫無作用。
  
      剛準備調換陣法,局勢卻發生了變化。
  
      充斥在陣法內的黑蛇,紛紛朝中間聚攏,沒一會,就聚集了一大片,黑壓壓的看去格外滲人。
  
      除了那些散亂的被秩序之墻阻隔,基本都到了一起。
  
      是打算聚力于一點,發動雷霆一擊么?
  
      這卻是周舒期待的,作為最強的軍道陣法,八陣圖尤其擅于合圍,對手力量越聚集,陣法越能發揮威能,相反,之前信徒那樣將萬蛇散在陣法各處,各自為戰,就讓周舒有點困擾。
  
      可信徒明明很了解八陣圖,知道八陣圖的優點,為何還要往上撞?
  
      看來他是有別的想法。
  
      那些黑蛇緩緩豎立起來,像一根根古怪的柱子,錯落有致的排列在信徒周圍。
  
      須臾間,信徒就被那些柱子包圍,漸漸辨不出了形狀。
  
      周舒明白了他的意圖,雖是對手,也忍不住贊了聲。
  
      以陣對陣,還真想得出來。
  
      干脆不破陣了,想殺我,就來破我的陣。
  
      雖然他只失去了五分之一的力量,但也從中察覺到了危機,持續下去,力量只會被慢慢消磨光,于是采取了更有利的方法去應對。
  
      有樣學樣,他也跟周舒一樣用力量布陣。
  
      不過他的陣道不如周舒,力量也不如,所以陣法也很簡單,普通的龜鎖陣。
  
      陣符陣眼都很簡略,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支撐,不像周舒有那么多變化。
  
      但這奢比尸之力形成的龜鎖陣,那些混元金仙恐怕碰都不敢去碰,他們不敢去破,那他的對手,就從四人變成了一人,而且不和八陣圖糾纏,他的奢比尸之力受到的限制也會小很多。
  
      反客為主,化被動為主動。
  
      他不逃,反而占據了優勢。
  
      而最妙的是,他戰斗了一段時間再去改變意圖,如果他一開始就做這樣的打算,周舒就可以用八陣圖去擠壓他的龜鎖陣,不惜消耗的來個玉石俱焚,而現在呢,八陣圖里困住了不少奢比尸之力,已經輕易動不得了,動了,就等于前面的布置全都失敗,又要重來,而重來,他卻不會再給周舒機會建立八陣圖。
  
      很久沒遇到這樣讓他頭疼的對手。
  
      如果本體在這里,應該會打得很滿足吧,就是那種對手智計百出卻怎么也贏不了的滿足,可對于魂影來說,就是個麻煩了,不小的麻煩。
  
      魂影的力量不夠,還失去了輪回。
  
      至于秩序之力是魂影自我轉化的,本身就不夠,維持八陣圖已是極限。
  
      陣法里的幾人也察覺到了不對,怎么突然就沒有對手了?那些黑蛇呢?
  
      “出來吧。”
  
      聽到傳音,面前又多了一道門,幾人滯了滯,先后走出陣法。
  
      “怎么了,他是不是有辦法對付我們了?”
  
      “大將,是不是他被打得要認輸了?”
  
      “不打了么,太好了!”
  
      站在周舒面前,冬至神情凝重,郝曉新有點得意,許將則是松了口氣。
  
      周舒不答,讓他們自己去看。
  
      注視著石陣里面那黑壓壓的一堆黑色柱子,幾人都愣住了。
  
      冬至最快領會過來,臉色更加凝重,“這家伙好生聰明,不破陣也不逃了,他這個龜鎖陣,不會是用奢比尸之力做成的吧?那就不好辦了,沒有陣符什么的,只能硬碰硬。”
  
      許將猶豫著道,“不如,算了吧。”
  
      他是真的膽小。
  
      郝曉新只看著周舒,“大將,你怎么說,我就怎么做。”
  
      周舒沉吟道,“冬至說得不錯,這種力量構建的陣法和一般陣法不同,就算完全了解情況,要破除也要硬碰硬,只能拿力量去硬磨,你們兩個,一個仙界法則一個五行法則,效果不大,冬至,你修煉的是毀滅法則吧?”
  
      冬至也不驚訝,“大將慧眼,老夫可比不上奢比尸。”
  
      周舒頓了頓,“那你有什么好辦法?”
  
      冬至微微搖頭,“恐怕我們是沒辦法了,我們三人合力,要磨掉這龜鎖陣,以弱對強,至少也要半年甚至更久,筋疲力盡還可能不成功,但如果大將出手的話,可能幾天就行了,大將修煉的秩序法則,比奢比尸之力要高出不少,唉,這次的酬金,恐怕我們也沒辦法和大將爭多少了。”
  
      “這……這怎么好?”
  
      一聽到錢,許將就急了。
  
      郝曉新猶豫著道,“我們總能幫上忙的吧。”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